今晚开码结果查询开奖31期

现实关注提升中国电影品质(我看现实题材影视创作②

2018-03-18 07:21

  国产电影已经走过了粗犷式的发展阶段,进入了提升艺术质量的时期。“新主流”等现实题材影片以丰富的类型、扎实的叙事、充沛的人文含量、多样的艺术探索获得了较高的艺术质量,为提升当下国产电影艺术质量提供了重要。

  由主旋律电影进行美学升级而成的“新主流”,是近年来国产现实题材影片中的重要构成,也是最能其艺术成就的作品。“新主流”中有历史题材影片,但更多作品如《湄公河行动》《救火英雄》《空天猎》《中国推销员》《拆弹专家》《红海行动》《战狼》系列等为现实题材。这些影片获得了较好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也取得了丰盈的艺术成就。首先,这些影片延续了主旋律电影中以爱国主义、英雄主义、集体主义为主导的主流价值观,更对其进行了深化和拓展。如2018年春节档公映的《红海行动》,用三个层次诠释了爱国主义,探究其多元性和深刻性。第一个层次表现的是蛟龙突击队对集体的解救,解救对象是群体,这是一种常规的爱国主义,与大量同类题材影片所表达的爱国主义并无区别。第二个层次的表现则突出了对个体的解救,蛟龙队所执行的任务就是解救邓梅一个人,解救对象由第一层次的群体变成个体。影片以这种表现,凸显了国家对生命个体的关注、对每位个体生命的尊重,其以人文厚度获得的国家层面价值远远超过表层的人员损失,是至高无上的。而影片的爱国主义表现也因此被赋予了人文的高度,超越了第一个层面的普通爱国主义。在第三个层次中,蛟龙突击队的任务已不再是解救人质,而是和恐怖抢夺制造脏弹的原料,以避免恐怖在全球制造更大的灾难,把蛟龙行动从以救我国为任务的行动,升级到反恐、反战争和人类的高度。影片的爱国主义表现,在这个层次中也超越了前面两个层次,获得了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深度。其次,这些影片多角度、全方位地展现了中国当下社会生活中的不同人物。影片中的人物,摒弃了之前平面化的塑造,被赋予了具体、生动、可感的立体性格,人物形象更加丰满,比起以往有了较强的创新意识。如《战狼2》中的冷峰绝非“高大全”,他一开始就因为拆迁人员。《红海行动》则刻画了由八名组成的蛟龙突击队,还有其他人物,影片中人物虽多,却并未被淹没在“爱国主义”的海洋中,也未被淹没在群像和类型之中。片中大部分人物都有较为鲜活的个性和立体的人性,影片也以此再塑了中国当代军人所拥有的英雄主义和集体主义。第三,这些影片将主流价值观表现和商业类型充分对接,在提升其经济效益的同时也确保了其价值。如《湄公河行动》《战狼2》《红海行动》等影片均营造出了战争、动作、悬疑等类型元素。在营造类型时,影片也努力避开常规,求变求新,如《湄公河行动》中的商场突袭、《战狼2》的水下打斗以及坦克大战、《红海行动》中的狙击手对决等都体现出了类型新意。

  除“新主流”外,近年来一般的主旋律电影中也有较多的现实题材之作,这类影片的整体质量亦有所提升,其中表现当代大型国企的《逆境王牌》使用了全新的镜语表达,展现当下新疆民族团结的《塔克拉玛干的鼓声》在叙事上也力求新意,展现当代英模人物的《我是医生》《邹碧华》等在影片结构、叙事视角等层面亦有新的突破。但这类现实题材影片中,概念化、公式化的问题还依然存在,需要进行更艰巨的美学努力。

  近年来的主流商业片中,创作者也不再局限于古装片与年代戏,现实题材的影片逐渐增多。如喜剧类型的《夏洛特烦恼》《煎饼侠》《羞羞的铁拳》等,动作类型的《功夫瑜伽》等,悬疑类型的《探案》系列、《心理罪》系列、《追凶者也》等,情感类型的《七月与安生》《闪光少女》《南极之恋》《春娇与志明》系列等作品。这些影片以当下中国人的和情感状况作为营造商业类型的重要因素,展现出不同的社会层面、反思社会问题,以主流价值观引导观众,凸显正能量。

  在一般国产文艺片中,近年来现实题材作品也逐渐增多,出现了《烈日灼心》《后会无期》《我不是潘金莲》《老炮》《边野餐》《乘风破浪》《一念无明》《冈仁波齐》《大雪冬至》《相爱相亲》等作品,形成了一个重要方阵。它们以不同的视点表现当下现实社会,获得了极强的认知价值。《冈仁波齐》则朴实无华地诠释着大地的真善之美,这种美并不单单依靠壮丽的景色,更多是对朝们的细腻捕捉而产生一种心灵的壮美;《大雪冬至》呈现出了当下空巢老人的孤独,挖掘老人的内心世界,在看似平淡的生活中反映出社会现实;《一念无明》展现的是在当代这座高压城市里平凡家庭的个体伤痛,隐喻了现代港人的焦虑。影片中所呈现的不同现实时空,更为立体地构筑了真实的中国社会状况。同时,这些影片也从不同层面进行了电影美学的新探索,有效提升了国产电影的艺术质量,也改变了艺术电影不被市场所接受的惯例。

  当下现实题材影片创作,弥补了国产电影的短板,使中国影坛出现多元化创作格局。特别是在国产电影价值观迷失问题被广为诟病的当下,这些影片展现主流价值观、正能量、表现时代和民族,特别具有意义。这是进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的需要,也是电影人责任意识的重要体现。

  国产电影已经走过了粗犷式的发展阶段,进入了提升艺术质量的时期。“新主流”等现实题材影片以丰富的类型、扎实的叙事、充沛的人文含量、多样的艺术探索获得了较高的艺术质量,为提升当下国产电影艺术质量提供了重要。

  由主旋律电影进行美学升级而成的“新主流”,是近年来国产现实题材影片中的重要构成,也是最能其艺术成就的作品。“新主流”中有历史题材影片,但更多作品如《湄公河行动》《救火英雄》《空天猎》《中国推销员》《拆弹专家》《红海行动》《战狼》系列等为现实题材。这些影片获得了较好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也取得了丰盈的艺术成就。首先,这些影片延续了主旋律电影中以爱国主义、英雄主义、集体主义为主导的主流价值观,更对其进行了深化和拓展。如2018年春节档公映的《红海行动》,用三个层次诠释了爱国主义,探究其多元性和深刻性。第一个层次表现的是蛟龙突击队对集体的解救,解救对象是群体,这是一种常规的爱国主义,与大量同类题材影片所表达的爱国主义并无区别。第二个层次的表现则突出了对个体的解救,蛟龙队所执行的任务就是解救邓梅一个人,解救对象由第一层次的群体变成个体。影片以这种表现,凸显了国家对生命个体的关注、对每位个体生命的尊重,其以人文厚度获得的国家层面价值远远超过表层的人员损失,是至高无上的。而影片的爱国主义表现也因此被赋予了人文的高度,超越了第一个层面的普通爱国主义。在第三个层次中,蛟龙突击队的任务已不再是解救人质,而是和恐怖抢夺制造脏弹的原料,以避免恐怖在全球制造更大的灾难,把蛟龙行动从以救我国为任务的行动,升级到反恐、反战争和人类的高度。影片的爱国主义表现,在这个层次中也超越了前面两个层次,获得了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深度。其次,这些影片多角度、全方位地展现了中国当下社会生活中的不同人物。影片中的人物,摒弃了之前平面化的塑造,被赋予了具体、生动、可感的立体性格,人物形象更加丰满,比起以往有了较强的创新意识。如《战狼2》中的冷峰绝非“高大全”,他一开始就因为拆迁人员。《红海行动》则刻画了由八名组成的蛟龙突击队,还有其他人物,影片中人物虽多,却并未被淹没在“爱国主义”的海洋中,也未被淹没在群像和类型之中。片中大部分人物都有较为鲜活的个性和立体的人性,影片也以此再塑了中国当代军人所拥有的英雄主义和集体主义。第三,这些影片将主流价值观表现和商业类型充分对接,在提升其经济效益的同时也确保了其价值。如《湄公河行动》《战狼2》《红海行动》等影片均营造出了战争、动作、悬疑等类型元素。在营造类型时,影片也努力避开常规,求变求新,如《湄公河行动》中的商场突袭、《战狼2》的水下打斗以及坦克大战、《红海行动》中的狙击手对决等都体现出了类型新意。

  除“新主流”外,近年来一般的主旋律电影中也有较多的现实题材之作,这类影片的整体质量亦有所提升,其中表现当代大型国企的《逆境王牌》使用了全新的镜语表达,展现当下新疆民族团结的《塔克拉玛干的鼓声》在叙事上也力求新意,展现当代英模人物的《我是医生》《邹碧华》等在影片结构、叙事视角等层面亦有新的突破。但这类现实题材影片中,概念化、公式化的问题还依然存在,需要进行更艰巨的美学努力。

  近年来的主流商业片中,创作者也不再局限于古装片与年代戏,现实题材的影片逐渐增多。如喜剧类型的《夏洛特烦恼》《煎饼侠》《羞羞的铁拳》等,动作类型的《功夫瑜伽》等,悬疑类型的《探案》系列、《心理罪》系列、《追凶者也》等,情感类型的《七月与安生》《闪光少女》《南极之恋》《春娇与志明》系列等作品。这些影片以当下中国人的和情感状况作为营造商业类型的重要因素,展现出不同的社会层面、反思社会问题,以主流价值观引导观众,凸显正能量。

  在一般国产文艺片中,近年来现实题材作品也逐渐增多,出现了《烈日灼心》《后会无期》《我不是潘金莲》《老炮》《边野餐》《乘风破浪》《一念无明》《冈仁波齐》《大雪冬至》《相爱相亲》等作品,形成了一个重要方阵。它们以不同的视点表现当下现实社会,获得了极强的认知价值。《冈仁波齐》则朴实无华地诠释着大地的真善之美,这种美并不单单依靠壮丽的景色,更多是对朝们的细腻捕捉而产生一种心灵的壮美;《大雪冬至》呈现出了当下空巢老人的孤独,挖掘老人的内心世界,在看似平淡的生活中反映出社会现实;《一念无明》展现的是在当代这座高压城市里平凡家庭的个体伤痛,隐喻了现代港人的焦虑。影片中所呈现的不同现实时空,更为立体地构筑了真实的中国社会状况。同时,这些影片也从不同层面进行了电影美学的新探索,有效提升了国产电影的艺术质量,也改变了艺术电影不被市场所接受的惯例。

  当下现实题材影片创作,弥补了国产电影的短板,使中国影坛出现多元化创作格局。特别是在国产电影价值观迷失问题被广为诟病的当下,这些影片展现主流价值观、正能量、表现时代和民族,特别具有意义。这是进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的需要,也是电影人责任意识的重要体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