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开码结果查询开奖31期

红海行动》编剧:虽然有血腥、镜头但核心是反战

2018-06-12 17:36

  2月24日下午4点,《红海行动》主创团队海政电视艺术中心主任、电影《红海行动》出品人、总制片人唐静,原中国视协副、原海政电视艺术中心主任、电影《红海行动》策划周振天,海政电视艺术中心演员、电影《红海行动》军事制片人、临沂舰扮演者王强,海政电视艺术中心编剧、电影《红海行动》编剧冯骥,就做客中网,深层解密电影《红海行动》的那些事。

  主持人:在尊重真实的基础上,您在艺术上的构思,电影话语上的构思是什么样的?

  冯骥:我们想做一部反映撤侨真实情况的电影。虽然它里面有血腥、有一些的镜头,但是我们的核心是反战的。我们是想让观众们知道,今天的和平生活来之不易。那句话是怎么说的?哪有岁月静好,只不过是有人替你负重前行。其实这些年我们海军官兵在各个地方都默默付出奉献和了很多,我们现在已经有足够的能力我们国家的人民。

  主持人:没错,几位老师,很多网友看完之后也有这个疑问,大过年的,战争场面是不是太过血腥了?程度是不是太过真实了?几位老师怎么看这个问题?

  周振天:贺岁片这些年一直都是以娱乐、嬉戏和轻喜剧为主,我觉得也很好,过年大家看看乐乐。但是,我们军人在捍卫和平,捍卫老百姓过节,节日中他们到底怎么过,我们不说不表现,别人是不知道的。

  所以,在创作的时候我们有一个共同的共识:就是我们海军撤侨确实没有发生过这么激烈的枪战,但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外执行任务,包括陆军和,我们的战友确实过,包括大的、维和部队的。我们感觉这个真实不是单单是海军的真实,是人民军队执行海外任务过程中所做出巨大贡献的真实,有的战友都把自己的生命献出去了。我们的官兵不畏,不畏艰苦,宁可自己,也要国家荣誉,当地老百姓和我们华侨安全。这是真实!所以真实是建立在这个大的基础上的,我们在性和尊活真实这么一个前提下,把情节、故事推向艺术极限,经过导演团队的努力,经过博纳的支持,形成今天这个样子。

  唐静:对。军事制片人常繁琐,非常辛苦的一个差事,所有的保障,包括我们回国以后拍摄的,关于舰艇、关于飞机、关于所有军事预算这一块都是要王强老师带领团队配合完成的,很辛苦。而且因为由于在摩洛哥拍摄期间难度太大了,所以延期了一个月。因为还有后面剧组转场以后装备、道具进口的问题,要入海关的问题。拍摄的时候正好赶上台风季节,经常台风来袭,又给导演和整个剧组的拍摄增加了特别大的难度。那一个月的奋斗中,王强老师带领的团队几乎每个人都睡不了觉,每天能睡两三个小时,就十个人要保障全剧组几百人还有这么多装备,责任很大。大家能够完成也是奇迹。

  这里有一个很专业的问题,我们军舰不是专门摆着让你拍的,军舰是在是执行任务过程中插空让你拍的。王强得协调这个,两头着急。军舰没来摄制组着急,军舰来了摄制组没有准备好,机器没到也着急,太难了。

  唐静:其实这个事对我们来讲挺难的,有两个大的困难放在我们面前,一个作为电影来说市场化更强,商业性更强,因为它不像电视剧,播了就是播了,但是看电影的时候每个观众是要自己买票的,那么多的辛苦,那么多的努力,如果观众不爱看都是白废的。

  所以对于主旋律的影片来说,第一个题是必须寻找一个在做主旋律题材方面有经验、有成功范例的合作者和我们合作,所以当时我们团队一起做了很多市场调查,大家研究,最后觉得博纳影视有成功的范例,他们曾经做过《智取威虎山》,当时他们还正在拍摄《湄公河行动》,而且正在筹备《建军大业》,都是主旋律的戏,所以想和他们合作。当时他们确实也有难处,因为《湄公河行动》马上进入后期,又在筹备《建军大业》,两个都是主旋律的戏,没有能力再去做一个主旋律的戏,所以婉言谢绝了。这就得去他们。

  王强:唐主任给他们讲故事。我可以爆料,于总给了20分钟时间,唐主任讲了10分左右的时间,于总一拍大腿说这个事该干,当着我们的面给林超贤导演打电话。

  王强:对于战争片,动作、博弈、厮杀是主要的叙事元素,林超贤导演过去拍的枪战片很多,只不过规模和背景不如这部宏大,我们觉得这样的导演如果给他好剧本,相信他有这个能力把《红海行动》变成一个带有国家和强军大背景下的一次营救行动。

  唐静:是的,林超贤导演最初也是武戏导演出身,对这个数非常清楚,而且也有在好莱坞工作的经历,他掌握的技术对于现代电影高科技和工业化生产的流程非常有帮助。我们当时很犯难,觉得选导演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元素,拍现代海军的电影不能用过去的套,虽然都是塑造人物、讲故事,但是要有现代化的手段来展现,掌握这个技术和技能,林超贤导演掌握常好的。

  唐静:是的,于总当着我们的面给林超贤打电话的时候,就开玩笑说林导你拍海上的大船不如拍军舰,林超贤导演在电话那头很兴奋,因为他说想都不敢想,他是超级军迷,他的合作伙伴梁监制说他上过军迷的高级培训班,属于高级军迷,但是没有用武之地。后来我们碰了面以后,他说我这一辈子都没有想到还能够有军队支持我,我过去想,能够拍警匪片、拍拍就很好了,哪里想到有军队可以拍?

  他的梦想一直藏在心里,这次终于给了一次让他圆梦的机会。他唯一的欠缺,是没有当过兵,不了解中队,这是他的短板。但是没有关系,短板我们可以弥补。确定了他以后,我们总顾问夏平将军专门抽了两个下午的时间给他讲了也门撤侨的全过程。毕竟他是军迷,他在这方面接受很快。有一段话是我们很的,他说你们相信我,一定能够拍好这个戏,因为我在国外长大,我比在国内长大的人更加对祖国有感情,有归属感。

  林导还说,希望我的祖国和军队强大,我们在外面的人,梦想和心情都融入在里面了。我们带他去体验生活,去海军陆战队,去蛟龙突击队体验生活,他都非常地认真,和官兵一起去交流。他说我看到现实生活中的部队,完全和我想象的是吻合的。这个片子的军事顾问,是原来蛟龙突击队的大队长,他在初期阶段一直和导演沟通,包括很多作战细节上的事情。比如说第一场戏,狙击手在武直-9上打海盗的那场戏,狙击枪是怎么放的,因为不能用架子,用软的吊带,都是我们生活中的事,这些都是我们军事顾问提供给他的想法。

  唐静:境外拍摄时间很长,除了军事指导全程外,我们也有两名工作人员配合剧组参加整个的境外拍摄,一个在导演组,一个在服装组。所以,我去的时候是他们拍摄最艰苦的时期,让人很难忘的是将近有二十多天的时间拍一场戏。最难的是伏击的那场戏,将近拍了一个月。太艰苦了,太难了,因为它得全方位的配合。场景是大海,几个山头,跨过的几座山每天都要有摄影机和工作人员在那里,那是一个庞大的剧组,非常辛苦。每天在现场的时候,从头发、耳朵到鼻子里全是沙子。沙子埋海清的那场戏,有一个管子要让她有呼吸,要不然真的就、憋死了。快拍的时候把管子拔出来,前面拉出来好几个人,最后一个人才拉她出来,她终于可以呼吸的时候,大口呼吸一下,沙子全进嘴里了。

  包括张译,拍这场戏的时候骨折了,接下来的戏他都是在骨折的情况下拍完的。开机两个星期的时候,按理说是可以用替身,但是他不愿意,因为这是动作戏,他说用替身他就不拍了,就一直是打着钢架和钉子,腿肿的情况下完成每个动作,导演喊停的时候赶紧放下来让血液回流,把腿架起来,拍的时候再穿上,我觉得都是玩命。

  印象最深的是林超贤导演。在摩洛哥的状态和在见到他的状态完全不一样,原来是彬彬有礼,到那里的时候就像疯了一样,我们都说他是战神附体,每天穿着蛟龙突击队的队服,骑着摩托车,开着沙滩车来回几个山头跑。因为他要给演员做示范,他是武戏导演出身,动作很漂亮。不管多辛苦,他每天都要跑一个小时。整个现场他是很少坐在器前不动的,看一眼就跑了,在现场“飞”,我们感觉是蛟龙一直在鼓舞他。他说要把这么多年的梦想在这部戏实现了,他甚至说,到了老年痴呆都不会忘记拍这个戏的经历。

  (内容略有删减,文章原题为《红海行动导演林超贤:太累了,下一次拍一个爱情片》)